人类简史 - 爱幻想的人类

October 23, 2017

一直听说这本书刷新三观,加上自己对人类史也是很感兴趣,于是就在百时计划的空隙来拜读这本著作,也顺便分享一些读书引发的思考。

 

 

人类历史的发展并不是以人类的幸福生活为方向,而是以人类的DNA copy数目的增长为方向。首先我们来问一个问题,人类历史上几个重大的事件,农业,世界大发现,工业和现代化等等,这些都是为了让人更幸福吗?

目前学界普遍认同农业的产生其实损害了人类的健康程度,因为人类的肠胃习惯了杂食,脊椎骨骼习惯了奔跑,爬树,狩猎,而因为农业的出现,人类放弃了杂食,只能摄取几种有限的谷物,人类放弃自由迁徙,安定下来,日复一日面朝黄土背朝天,人类的生活质量,健康程度都和农业出现之前的人类相比逊色很多,人类的基因并不是为农业而打造的,可是为什么农业却成为了人类社会的主流?

 

因为农业可以支持更多的人口,尽管会降低人类的生活品质,会降低健康水平,但是损害的程度仍在人类弹性的身体承受范围内,于是短视的人类欣然接受了这个恶魔的交易。

 

而那些不愿意牺牲自身的健康幸福去交换人口繁衍的族群,他们存活下来的可能性就极低,还要受到日益增长的农业人口的排挤,于是就慢慢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农业的产生,其实是一次“恶魔”的交易,人类拿健康和自由换取了人口的膨胀,这次选择真心和人类的幸福并没有太大的关联。

 

印度尼西亚工厂

 

不过会不会农业只是一次偶然的事故?那么我们来谈谈工业,工业极大地促进了农业的产能,解放了农民,解放了劳动力,但是过剩的粮食也让人类拥有了更一步人口膨胀的可能,人类也确实是这样做的,不是去追求个体的幸福,而是人口接近几何级数的增长。当劳动力得到解放,当资源开始过剩,为什么人类第一选择是增长人口而不是追求每个个体的幸福?

 

而恰恰又是因为人口的极速膨胀和对“幸福”的高追求,人类再次出发,寻找更多的资源,或者提高人类消费资源的效率,并在意识层面上去催眠自己去适应新的生产和消费资源的方式,去产生新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去变得更幸福?我不确定,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和农业时代的人类一样,我们再一次做了交易,为了让人口继续膨胀,我们改变自己,改造自然。

 

这就像是一个饮鸩止渴的循环,人类打着追求“幸福”的幌子,不停地“改良”自身获取和消费资源的方式,但是在需求得到满足时却第一时间还是去膨胀人口,而为了满足新增加的人口,人类会继续想出各种办法,以“幸福”的幌子来继续“改良”。这就好像吸食鸦片的瘾君子,为了追求“高品质”的生活,想出各种办法来赚钱,可是当赚了钱以后,第一时间去做的,却是满足甚至扩大自己的烟瘾,从而需要更多的钱去满足自己,让自己感到“幸福”。人类历史的进步从来都不是为了人类的幸福,真正亘古不变的藏在幌子下的真相,是冰冷的DNA Copy的增长。

 

 

人类没有正义,所有的价值观都是暂时的,都是人类的集体幻想,而所谓的普世的价值观只是当下人类最主流的集体幻想。所有的价值观都是在社会变化的过程中,为了人类繁衍达到的一个动态平衡。

 

汉谟拉比法典

 

汉谟拉比法典里面把人分为三等,在当时的人们看来,人生来就有高低贵贱,不同的阶层的人就应该有不同的待遇和惩罚,父亲的尊贵带来子孙的尊贵。这种价值观就是当时人们都认可的“天经地义”的集体幻想,如果我们不认可这样的价值观,我们为什么可以认可现代社会父母的财产让子孙继承一样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呢?

 

伊斯兰的教义里面有很多非常具有时代特征的条款,例如毁坏庄稼要剁手等等,在现代人看来是野蛮落后的,可是在伊斯兰诞生的战争环境下却是保护了粮食,极大地稳定了社会,这和现代资本主义里着重保护的神圣不可侵犯的个人财产一样,都是极大稳定了社会,当时的人为什么不能认为是理所应当的呢?

 

现代人讲究普世价值,政治正确,对个人资本的保护和重视,这些在以后的人类看来,说不定也如同我们看古人一样嗤之以鼻。不停演化的价值观,是每一个时代人类集体的幻想,是支撑着人类的繁衍和生存的社会基础,根本没有先进和落后,正义与邪恶之分,只有是不是更适合当时的社会,能不能达到稳定的动态平衡的区别而已。

 

人类社会也不会有永恒的价值观,因为价值观本身只是人类的集体幻想,如果有一天人类不再幻想普世价值,现代人的价值观就会改变,我们就被会被来自未来的看作野蛮未开化。

价值观的变化和人类的基因变更有奇妙的神似,就像基因的变化方向是自然选择的一样,人类价值观的变化方向是人口增长和获取资源的方式决定的。

 

 

人类的历史发展大方向是必然的,可是怎样达到目的地是偶然的。 人类历史从不管人类的幸福,它的最终目的就是繁衍,不过怎样达到这个目的却是偶然和未知的。

 

阿波罗11

 

大航海时代带来西方的繁荣,时至今日,西方人在骨子里还是深信探索和扩张是解决人类幸福(繁衍)的不二途径,60年代的太空竞赛更是让人们深信到了21世纪初,人类在火星上,在外太空上得到的资源会迎来一个新的黄金时代,却没有谁预想到互联网的横空出世,虽然没有外太空新疆域的资源支持,人类通过互联网优化资源的使用和配置效率,人口也还是迎来了又一次飞跃。关于幸福指数是不是飞跃?我不知道。

 

我坚信,人类始终会朝着“幸福”(繁衍)的方向膨胀下去,只是这趟旅途,会怎样到达,会产生怎样的集体幻想,没人知道。

 

结语

在浩瀚星空中,在所有碳基生物中有这么一支有趣的存在,我们称之为人类,他们中每个个体都在极力满足自己的本能和幻想,同时也在一起构造着集体的幻想,更为有趣的是,他们从古至今所有光怪陆离的幻想推动的,却只是一个殊途同归的简单目标-繁衍。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Categ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