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降临

​智者强者,并非永恒,唯度时而隐,文明永生

作者注:这部总计有5万字左右的小说,用了2个百时计划,在第一个百时计划以后初稿完成,之后听取了很多朋友的建议后,又开了第二个百时计划做现在的这个版本。如果有兴趣继续阅读,可以联系我。邮箱:sdnofootbird@gmail.com

怀特海德研究所

凌晨三点,夜幕低垂,波士顿的查尔斯河边匆匆闪过一名女子,黑色的身影在路灯下忽短忽长,碎碎长长的脚步轻轻回响,一小会时间,女子已经从河边来到了麻省理工怀特海德研究所的门口。怀特海德研究所,是人类基因工程在美国的重要研究场所之一。女子深吸一口气,拉低帽檐,掏出钥匙,熟练地打开门,转身迅速上了二楼。一阵小跑之后,轻推开门,闪进一个房间。房间不大,看起来是某位教授的办公室,一张长长的办公桌,连接着一张木制的大书柜倚在墙边,墙上满挂着各种荣誉证书,办公桌上散落着一些文件,黑衣女子没有开灯,径直走到桌边另一侧的保险柜前,半蹲下身,白色的手套驾轻就熟地扭开密码锁,再掏出手电,扫过柜内散乱的研究手稿,手稿上画满了长长的化学分子式和晦涩的名词。黑衣女子轻轻舒了口气,迅速抽走那些手稿,塞入怀中,灭掉手电,直起身,悄无声息地掩上门,离开了房间。轻轻的脚步越来越远,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过,只剩下房门上黑色的名牌在轻轻摇晃,“兰格教授”。

硅谷篇

凯瑟琳

“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造物主吗,秦警官?” 凯瑟琳点燃一根香烟,倚在落地窗旁,神情冰冷,蓝色的眼睛漫不经心地打量着秦眠风。

窗外是旧金山的阑珊灯火,两人所在的21楼酒店房间位于旧金山的CBD区域。透过窗外,近处是高耸的大楼,彻夜灯火,远处则是若隐若现的灯塔,守着静谧的港湾。秦眠风坐在单人沙发上,眼里布满血丝,茶几上有一杯刚泡好的茶,飘着腾腾的热气,前天才从上海飞过来的他还在倒时差。

“嗯?” 眠风愣了一下,以为自己没听清楚,他来这里拜访凯瑟琳的目的是调查一综几天前发生在上海的意外事故。

“没什么,秦警官,你看起来很累了。” 凯瑟琳刚参加完会议晚宴,一袭蓝色长裙,金色的长发在身后如浪花般自然垂下,白皙的面庞里镶嵌着一对幽蓝深邃的眼睛,仿佛正从一副画中款款走来,只是指间的缕缕细烟,冷冷地拒人千里之外。

“没事,我还好,身上还有时差,晚上反而是我最精神的时候”,眠风笑了一下,都说红颜多祸水,面前的凯瑟琳显然并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角色。

“那请开始吧,秦警官。”凯瑟琳深吸了一口香烟,扭过头,缓缓吐出一排一排的烟圈。

“好的,介意我录音吗?你所说的一切,可能会被当作呈堂证供。” 眠风轻轻碰了一下别在胸前的录音笔,示意凯瑟琳。

“不介意”,凯瑟琳耸耸肩。

“好的,作为兰格教授的助手,你有注意到兰格教授在前往上海前有什么异常吗?”

“没有,一切都很正常,一如既往的实验室生活。”

“兰格教授最近在研究上有什么重大的发现吗?比如说你们进行的基因测序工程?”

凯瑟琳嘴角划过一丝轻蔑,“就算有,秦警官,你能听得明白吗?”

秦眠风陪笑了一下,“你愿意解释,我就尽我最大的努力来理解。”

凯瑟琳走到桌边,弹了弹香烟的烟灰,犹豫了一下,转过身去背对着眠风,“并没有进展,我只是开个玩笑,还请秦警官不要放在心上”。

眠风望着凯瑟琳的背影,烟雾中透出一丝神秘。“没关系,那么,除了你以外,兰格教授还有其他助手或者合作伙伴可以接触到你们的研究吗?”

“每个人都可以接触到我们的研究,在谷歌上,你一搜,都在上面;我们在做的,就是基因测序,政府资助的项目,完全公开的。”凯瑟琳转过身来,眼睛扫过眠风的脸,似乎有点不悦,顿了顿,“秦警官,你应该做点功课再来调查的。”

“我明白了,”眠风低头思索了一下,碰了一下胸前的录音笔,停止了录音,“我也是做了点功课的。在兰格教授的意外以后,我们仔细地检查了他的办公室,发现了一个保险柜。”眠风顿了顿,“可是,里面空无一物。据兰格教授的同事说,那是兰格教授习惯放研究手稿的地方。” 眠风似笑非笑,迎向凯瑟琳的眼神。

凯瑟琳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慌乱,指间的烟灰轻轻飘落到地上,声音也变得有些干瘪。眼前的眠风虽然没有美国警察魁梧高大的身材,但那对镶嵌在倦容上的黑色眼瞳里,射出的光芒却没有一丝退让。“是么?可能兰格教授近年来的研究并没有什么进展吧。”

眠风嘴角微微一笑,放缓语气,“基因测序工程在几年前就已经告一段落了,这过去的几年,兰格教授到底在从事怎样的研究呢?”

“研究这种事情毅力固然重要,但是也需要灵感,几年的时间一无所获也是常有的事情。” 凯瑟琳恢复了镇定,冷冷而机械地说。

“是么?” 凯瑟琳的身后万家灯火,将独自靠在窗前的她映衬出一丝孤独。眠风竟不由生出一丝怜香惜玉,况且眼前的凯瑟琳戒备心很强,逼得太紧,可能适得其反,他决定缓一缓,“不好意思,我这么晚来打扰,实在是不应该,我只是希望兰格教授生前的重要研究不要落到错误的人手上,要不明天我们约个时间接着聊?”

“不必了,我该说的,知道的,都如实交代了。再者说,在你之前,我已经和我们的警察也录过口供了,你可以尽管去调警局的档案。”

“我只是想多了解了解你们的研究,人类基因组计划是一个伟大的工程,我也给自己扫扫盲。”眠风拿起茶几上的热茶,小酌一口,站起身来,微笑道,“谢谢你的茶,我们再约,过几天也行,请你相信,我是来帮助你的,下次我不会带这个小家伙了,你有你的难处,我明白,没关系。” 眠风轻轻指了指自己胸口那只已经关闭了的录音笔。

凯瑟琳沉默地盯着眠风胸前的录音笔,似乎在确认它是否真的关闭,突然问道,“秦警官,兰格博士笃定不移地相信造物主的存在,你觉得作为科学家,奇怪吗?”

“是么?凡事都有因果,即使不明显,但是一旦追究起来,一定有其内在的因果联系,也许是兰格教授最近的研究给了他一个信服的理由,况且,” 眠风冲凯瑟琳眨了眨眼,”牛顿博士晚年不是也醉心于神学研究么?”

凯瑟琳欲言又止,眉头微皱,“晚安,秦警官,我就不送你下楼了。”

眠风伸出手去,注视着凯瑟琳碧蓝的双眼,轻轻地握了握手,“谢谢你今天这么晚了还能见我,如果你想到了什么,请务必联系我。”

秦眠风转身离去,在门口回头再次微笑致意,轻轻地合上了门。

门合上的瞬间,凯瑟琳紧绷的心终于松弛下来,强装的镇静和傲慢烟消云散,秦眠风的临时拜访让她有点措手不及,她瘫坐在沙发上,金色的头发遮住了脸庞,她只是一个基因学家,不是训练有素的特工,在警察的询问下隐藏事实并不是她的强项。她窝在沙发里,从包里掏出一颗抗抑郁的药丸服下,窗外的旧金山依旧灯火阑珊,“兰格教授,那些手稿?” 她听到自己轻轻地问自己。

 

秦眠风可不是傻子,多年的国际刑警经验,他早看出来凯瑟琳有所顾虑,也知道兰格教授近几年来的研究不可能毫无进展。兰格教授是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美国地区的负责人之一,人类基因组计划,就是人类基因测序工程,是对人类基因的破译工程,通过推动人类对自身的了解而提高医疗与健康,最终的目的是能够达到对人类基因的全知境界,甚至有科学家提出可以改良自身基因,剔除易患病的基因从而打造更优质的物种。这个计划是跨国际的,全世界有能力的国家都设有自己的机构,各自负责基因图谱上的一部分,各国美其名为人类共同的利益,其实也是不想错过可能随之带来的技术变革和进步,而兰格教授,则是美国地区的负责人之一,带领着一只世界上最先进的团队。兰格教授在基因测序工程结束以后这几年来没有发布任何新的成果,外界流传其在进行一项秘密研究,甚至有人大胆猜测是和修改人类基因,控制进化方向等等有争议的研究。因此这次兰格教授在上海学术交流期间的不幸遇难,不但给科学界造成巨大损失,也给予了外界一些捕风捉影的机会。

 

简单来说,前车追尾,兰格教授为了避让,猛打方向盘,没想到速度太快,竟从南浦大桥上冲了下去,淹没在滔滔的黄浦江中。本是一桩普通的交通意外,却因为兰格教授的地位和其所从事研究的敏感性,美国方面要求国际刑警组织协同调查,因此这件案子的中方的主办人,自然就落到了上海分部刑事调查科冉冉升起的新星-秦眠风的头上。仔细勘查过现场以后,眠风并没有发现任何人为因素在里面,但是为了万无一失,眠风还是和领导申请了两周的时间来趟美国亲自走访一下兰格教授的助手凯瑟琳,此时的旧金山正在举办一场基因测序研讨会,凯瑟琳作为兰格教授最得力的也是唯一的助手,自然就代替兰格教授成为发表演讲的嘉宾。

 

刚走出酒店的电梯,眠风收到一条微信,“今晚想去哪里浪?” 眠风苦笑了一下,还在倒时差的他哪有精力去浪,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11点过7分,回复道,“回酒店睡觉。” 给他发微信的人叫苏飞傲,是眠风的高中死党,毕业以后,眠风去读了警校,决意成为守护这个社会现世幸福的守护者,飞傲则来了美国读计算机,决心成为人类未来社会的引领者。两人的志向和道路虽南辕北辙,却是多年惺惺相惜的好友,只是双方的性格迥异,眠风冷静谨慎,飞傲则随性洒脱。

 

“不是吧,兄弟来了,不带着浪一把怎么行,我来接你,你在哪个酒店,今晚咱去旧金山最有名的夜店,Temples。”

眠风轻轻叹了口气,在微信上分享了自己的位置,没办法,当时申请来美国进一步调查也有一半私心是因为有机会来会一会这位好久不见的老友。

 

坐在酒店大堂的眠风在疲惫的裹挟下,慢慢睡了过去,睡梦中,脑海中仿佛又回响起凯瑟琳的问题,“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造物主吗,秦警官?”

​未完待续...

作者注:这部总计有5万字左右的小说,用了2个百时计划,在第一个百时计划以后初稿完成,之后听取了很多朋友的建议后,又开了第二个百时计划做现在的这个版本。如果有兴趣继续阅读,可以联系我。邮箱:sdnofootbird@gmail.com

保留所有权利,转载请著名出处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