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中亚的黑历史 - The Silk Road

February 13, 2017

很偶尔去年九月在香港的机场看到了这本书,简单翻了翻以后发现是讲中东中亚的上下几千年的历史,想着自己对这一块地区的历史知之甚少,但是这片土地上下几千年来,不论是辉煌的伊斯兰帝国,还是如今战火纷乱的中东,都对世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就买了下来。一直慢慢看着,不知不觉500多页的书也终于在今天翻完了,有一些的感慨,就想写下来。

 

 

先简单地概括这快土地的历史

 

古文明以后,亚历山大大帝统一地中海和中东,和中东中亚各处融合,并留下文化的基因,拉开了这片土地传奇的序幕。大帝陨落后,罗马帝国建立,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自视文明正统,紧接着西罗马帝国竟不慎被游牧民族灭掉,于是东罗马帝国也就是后来的拜占庭帝国成为唯一的“文明”正统。因为西罗马帝国的灭亡,欧洲大陆开始了漫长的中世纪,基督教也在此时分裂为东正教和天主教,天主教开始在欧洲盛行,东正教在残喘的东罗马帝国也获得极大的支持。

 

紧接着伊斯兰教在当时犹太教,基督教,以及波斯的琐罗亚斯德教互相压制征战的缝隙中,从阿拉伯半岛上强势登场,因为教义产生于战火之中,在当时的连绵不绝的战火中深受人民欢迎,有着很多战时保护生产力的先进教义,也迅速为战争首领采用,硬生生从波斯的琐罗亚斯德教中抢占大批受众,并在初期极其聪明地从各个教义中调停吸收教众,同时也随着战火开始向外传播,占领阿拉伯半岛,顺势将犹太教,基督教驱逐出去,此时波斯的琐罗亚斯德教随着波斯帝国的衰微也基本上从历史舞台上退出,伊斯兰教的胜利,也标志着不可一世的伊斯兰帝国登上了历史舞台,成为世界敬仰的中心。

 

因为在战火中生出来的伊斯兰教具有极强的对立,危机,和扩张意识,随着战争,伊斯兰教走出阿拉伯半岛向东扩张,自视甚高却无力抵抗的拜占庭帝国(作为罗马帝国的纯正接班人)不得不向同为基督教门下的西方的天主教发出求援,于是就来了十字军东征,耶路撒冷王国的建立,也带来了一波意大利城邦国家的兴起,威尼斯,比萨,热那亚等等城邦国家从十字军东征中渔利并兴起,伊斯兰和基督教形成了一定的对峙时期。好久不长,蒙古人从东方杀过来,拜占庭帝国还没来得及享受和西方地中海的基督弟兄们重新联系上的喜悦,就要面临蒙古人的屠城,此时伊斯兰国家挺身而出,在唇亡齿寒之际毅然挡住了蒙古人西进的步伐,至此,这片土地最黄金的时代也差不多拉下帷幕了。世界的重心开始倾斜。

 

大航海时代来临,非洲和美洲的财富源源不断地涌入欧洲,这是历史上首次欧洲的财富能够与东方丝绸之路上的国家相抗衡,而这些丝绸之路沿线的国家对于东西方的重要性也由于海路的发现而随之凋零。欧洲长时间对世界财富的掠夺积累,终于开启了欧洲的帝国时代。

 

然而当世界都以为中东中亚地区就这样衰落,石油的意外发现又让这片地区重新成为世界焦点,英国率先于十九世纪在波斯创建石油公司,其它西方国家相继进入,展开利益之间的争夺,于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也直接奠定现在世界上中东四分五裂的状态,伊拉克就是一个很活生生的例子,一个历史上从不存在的国家,被西方的几个国家强占各国领土后再七拼八凑形成了一个全新的主权国,代理国。欧洲各个国家一心想扶持自己在中东的代理人,一心一意地创造傀儡政府,然后对这些国家不计后果的掠夺资源,以及几百年来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之间的教义征战,在简单的煽风点火下,疯狂的反西方的思潮被点燃浇灭,再点燃再浇灭,几次政权暴动以后,中东的国家基本上都处于濒临失控的状态。

 

二战以后,美国取代英国成为最大的利益国,继续在这片地区进行傀儡政府建设,挑拨国家之间的关系从而掠夺所需的石油资源。随着冷战时代来临,丝绸之路上的国家在苏联和美国的对峙中摇摆获利,用石油从双方换军火,并且彼此在苏联和美国的鼓吹下之间进行军阀般的混战,成为冷战的代理人热舞台,但是随着冷战结束,西方不再需要让利去讨好这些国家,转而继续掠夺获利,于是极端暴力的反西方思潮又重新回到了舞台,本拉登和恐怖主义应“民意”而生。当然,自然资源曾经带来的无边的财富并没有分配到人民的手中,但是我们确实清楚地看到自从大航海时代以来财富流动的方向有可能再次发生反转,石油带来的,有战争,也是这片土地重新拥有新生的机会。

 

国家与国家之间,没有朋友,甚至很少有正义,基本上是利益驱动

 

这点其实也是和人类社会的价值观相符合的,当做决策的个体数目越少时,自由主义的思潮越能占据上风,也就是政治正确或者说正义,当做决定的个体数目越多,功利主义就开始慢慢掌控起关键的决策了。为什么这么说呢?一个个体在做决策的时候,可能自己的利益并没有最大化,受到了一些损失,但是他可以说,算了,为了爱和正义;两个人,大家协商一下说,可以,为了爱和正义;当放大到五十个人,如果有一个人就是不同意,怎么办?到了上千个人,一定有相当可观的人会跳出来大声说不,怎么办?爱和正义就要牺牲那些不同意的人吗?量变引发质变,当一个社会想要做出妥协和让利,会不会有人觉得本身牺牲这么多人的利益而去成全其他人的利益这个行为是不正义,不公平的呢?当群体越来越大,利益受到损害的群体也就越大,整个社会的疼痛感就越强烈,自由主义下爱和正义带来的止疼作用就越小,于是功利主义的给所有的行为定利益标签从而寻求群体利益最大化的评估方式就显得更加受欢迎了。

尤其在当下民主的社会中,极少会出现政治正确但是利益损失巨大的决定了,这也是政客被人们认为虚伪的原因之一,因为政客在赢取人民信任的时候,其宣传的对象是个人,个人的决定会在很大程度上被自由主义影响的,那么政客带来的政治正确就很重要了。但是当真正开始为政府为国家做决定的时候,不为国家的利益最大化而做的决定最终会迎来民意的“背叛”。人民会发现这届政府并没有很好地维护好自己的利益,其实部分原因是自己要求了爱和正义,特朗普的当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西方国家不停地在中东进行内政干涉也是打着人权的名义,实际上是为美国部分民众谋利益。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可以勉强说为了在拜占庭帝国的基督教兄弟姐妹,后来的东征基本上就是意大利城邦在宗教的名义下的谋利行为了,伊斯兰教在兴起的时候欣然承认其他宗教的合法性,接收并同化各方教义,也是打着为全人类谋幸福的旗帜而谋取自己的生存空间。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不胜枚举,所以往往在看一个政府,一个团体的决定,要看到他们声称的理由,也要看到其所在社会团体的挣扎,以及背后的利益链条,所以一般经济学家往往看得比社会学家要看得更明白,预测得也更准。

 

人类社会的价值观是不停变化的,变化是社会发展必然的,然而其变化方向是偶然成分很多的

 

苏联和中国几乎是一夜之间变红,新教改革造就了荷兰,英国以及美利坚,伊斯兰教一百年间在中东中亚打败所有其他的宗教,天主教在西罗马帝国灭亡以后席卷欧洲大陆,这些都是人类社会价值观变化或者被变化的结果。

马克思和恩格斯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思想会在半个多世纪后在苏联得到了扩展和实现,并且贯彻地如此彻底,红色革命的成功开始了苏联价值观社会观的改造,虽然当时沙俄社会的疼痛感非常强烈,一次革命就能成功仍然带有一定偶然性,这使得其后苏联社会价值观走向了马克思主义也是具有一定偶然性的。

反观马丁路德的新教改革却具有较多的必然性,天主教内部的腐败以及对人民的疾苦的不闻不问加深了社会的疼痛感,疼痛的人们即便在几百年来天主教爱和正义的宣讲下也终于忍受不了开始了自己的改革,创造自己的价值观并吸引到了无数的支持,最终开启了荷兰和英国的帝国时代。

 

伊斯兰教在战争中出生,旨在统一和联合阿拉伯的部族,代表战时社会民众的需求,于是就很自然地迎合了当时社会的需求,再加上强人的带领和一系列决定性的战争胜利,也就必然和偶然地成为中东中亚正统,并且一度代表了当时世界的先进的财富分配体制以及社会价值观。

 

西罗马帝国灭亡以后,四分五裂的地中海笼罩在游牧民族的阴影之下,天主教的到来不仅仅给了人民心理上的安全,也带来了融合和团结的共同土壤,带来了荣耀和让人愿意拼死守护的理由,带来了骑士,带来了王国,也就最后走向了政教基本合一的欧洲中世纪。

 

如果我们静下心来看上下几千年来世界认同的价值的变化,很容易明白没有绝对的正义,没有绝对的对错,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一样,一切都是相对的,对的东西是相对当时所在的社会,错的亦然。而且就算人类可以看到一千年以后的社会价值观,会不会愿意马上“进化”到一千年以后的价值观而少走一些变化的“弯路”呢?不可能,也不会。

 

絮絮叨叨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这本书也断断续续看了几个月,觉得收获颇多。了解世界的历史才能更明白我们怎么走到现在的社会,为什么拥有着这样的价值观,国家与国家之间为什么这么多尔虞我诈,才能更好看到以后社会的可能走向,甚至于分析每个新事物可能带来的变革。另外对于国人来说,这本书尤为推荐,一般来说,中国人对西方历史和中国历史都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但是中东中亚的历史就基本没有学过了,然后这块地区上发生过的故事,也是人类文明起源的故事,也曾经让世界各地望其项背,争相效仿,并深深影响和促生了当下主流文化主流价值观,也会继续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文化一起,为以后的地球社会注入基因和血液。

Please reload

Recent Posts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Category